观点 | 别把“责任状”当成“万能药方”

2017-05-19 17:37:55 | 来源:文 | 李吉明 e观沧海
--

落实工作安排部署,完成各项目标任务,靠的是扎实勤奋的作风、一丝不苟的精神、誓不罢休的韧性,而不是签了“责任状”。

责任状泛滥,本质是一些上级以行政权力压制下级,根源在于绩效考核制度不完善、不科学,暴露出的是典型的官僚主义作风。(人民日报2017年05月18日)

责任状引得基层怨声载道、叫苦不迭,媒体其实早有报道。2016年12月29日,《半月谈》在《一年签了33份责任状:乡镇干部尴尬事》一文中就曾指出,如果放任各种责任状“满天飞”,势必会造成基层干部忙乱不堪、无所适从,甚至带来浮夸虚报、数字造假、报喜不报忧等不正之风。不少评论也说,基层责任状泛滥成灾,是个十分普遍的问题,早就应该好好治治了。

一些乡镇每年要与上级党委政府签订二三十份责任状。此种状况并非杜撰,而是一种可查可证的现实存在。诚如有些媒体所说,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这根针是不是能够发挥其最大的作用,不仅要看其精神状态,还要看其责任心,因而也就有了“层层压实责任,层层传导压力”的各种责任状“满天飞”。

换个角度来说,就算乡镇是基层各项工作的责任主体,理所应当承担各种落实责任。但当上级部门都热衷于与之签订责任状,都将“责任”压在乡镇干部身上的时候,他们还会有自己的治党治政思想,还能够做到“因地施政、因时施策”吗?一言不合就签责任状,这大抵就是基层干部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眉毛胡子一把抓”、“疲于应付各种检查、考核以及材料报送工作”的原因所在吧。

什么是“责任状”?简而言之,就是接受某项重大任务后写的保证书。而其所效仿的,则是确保战斗的胜利的“军令状”。也正是因为有了“军令状”的压力,才有了“青山埋忠骨、马革裹尸还”的铁骨铮铮与悲壮惨烈,才有了“提头来见”、“泪斩马谡”信誓旦旦与法令威严。

立军令状,贵在自我加压,不留后路。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立军令状是有极大风险的,且是自觉主动自愿而非被迫被动强制的。然而,处在最基层的乡镇在签署“责任状”时却并非这样,它往往是上级相关部门提前制定好的,是被迫无奈而拿到手中的,而且在签订之时,往往还会举行一个仪式,以示严肃、以显庄重。

只是寄希望于主管工作在乡镇都能得到重视,而不考虑他们到底有没有能力、有没有办法落实;只是以上级权威压制下级、动辄要求不折不扣地执行,而不考虑是否会乱了基层的阵脚、甚至造成适得其反的严重后果。这本身就是一种懒政思维在作祟、就是一种官僚主义在作怪。亦是因为如此,也便造成了某些责任状在被签订之后,要么被束之高阁、打入“冷宫”,根本没人再关注再过问;要么导致移花接木、弄虚作假,只要能够通过督查考核便可“各显神通”。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推动工作要“一分部署,九分落实。”这个落实讲的是只争朝夕、踏石留印、抓铁有痕,讲的是认真用心、担当负责、善做善成。不管事大事小,不分轻重缓急,不论分内分外,均以签订“责任书”的方式,把任务分解给乡镇、把责任推脱给基层,又岂能不让乡镇干部产生习惯性麻痹、让基层单位疲于应付各类督查考核?

落实工作安排部署,完成各项目标任务,靠的是扎实勤奋的作风、一丝不苟的精神、誓不罢休的韧性,而不是签了“责任状”就能万事大吉的。因此,各级政府部门应该拿出点破除“四风”的精神来,把清理责任状工作当成一项重要的任务去做。确实需要分解任务、落实责任、签订责任状时,也要制定切实可行的方案,开展行之有效的部署,统筹协调、凝聚合力,为乡镇干部增添一把劲,为基层单位增添一臂力,而不是当“甩手掌柜”,坐等年终结出大瓜。

简而言之,笔者想要表达的,就是要给乡镇干部“松绑”、要给基层单位“减负”,要科学合理地划分上级和基层之间的事权与责任,让上级的归上级、基层的归基层,别不管部署什么工作,都让基层签什么“责任状”。当然,为了推动工作,为了促进政策更好落地,乡镇和基层也应增强责任意识,敢于自立“军令状”,而不能只签不做、只说不干,一味地在相关材料上做文章。


标签: {list.tags}
编辑:叶军

相关新闻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