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塞罕坝 | 就做塞罕坝上那棵松

2017-08-07 17:27:39 | 来源:e观沧海
--

文 | 魏金改

55年筚路蓝缕,塞罕坝人以钢铁般的意志,迎冰雪战风沙,造林不断护绿不止,终以滚烫的激情染绿了荒漠。

在塞罕坝机械林场驱车向东北方向驶去,进入红松洼自然保护区,在一整片低矮的樟子松林中,远远就能望见一棵落叶松兀自挺立。这棵松树20多米高,树龄已超过200岁,树干不知谁悄悄用红布围了起来。有人把它叫“树神”,有人称它为活标本,而塞罕坝人则称它“功勋树”。

“功勋树”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站在这棵“功勋树”下,没有人不为之震撼,敬畏之情油然而生。徜徉在绿海间,不禁慨叹,在这块塞罕坝沙化最严重的区域,“一年青,二年黄,三年见阎王”,是什么原因让这棵树从清朝同治年间就扎根在这飞鸟不栖、黄沙遮天,平均海拔1500米的荒原上?狂风吹不倒它,洪水淹不没它,严寒冻不死它,干旱旱不坏它。

在塞罕坝人眼里,这棵落叶松是塞罕坝的希望之树。1962年秋天,369名第一代建设者肩负国家使命上坝造林,挑战他们的不仅有高寒恶劣的生存环境,还有最初连续两年低于8%的造林成活率带来的沮丧与迷惘。渺无人烟的荒漠深处,一棵落叶松迎风屹立。“塞罕坝能种树,能种出大树。我们要在它周围建起一片大森林、大林海!”上坝的第一代塞罕坝人抱住这棵树含泪喊出了他们的希望。这棵树,犹如黑暗中熠熠闪光的灯塔,给塞罕坝人照亮了通向“海”的道路;这棵树以它顽强的生命力,让塞罕坝人从此有了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和力量。

在塞罕坝人眼里,这棵落叶松是塞罕坝的信念之树。寒暑不能移,岁月不能败,一棵松树站成了永恒,在于它顽强的基因,也在于其不断内生的生命力,它赋予了塞罕坝人“誓将荒地变绿洲”的坚定信念。第一代塞罕坝人面对时代赋予的使命,没有犹豫,怀着高度的责任感,投身艰苦创业之中,“把爱交给青山,今生无怨无悔,把爱交给绿水,生生世世不变”、“生是塞罕坝人,死是塞罕坝魂”。如果没有第一代人甘当塞罕坝上“一棵松”的坚韧和毅力,就没有第二代、第三代干事创业的土壤。一代代务林人顽强地扎下根来,种下一棵棵落叶松、樟子松、云杉幼苗,种下恢复绿水青山、创造美好生活的理想和信念。

7月12日拍摄的“功勋树”。 新华社记者 王晓 摄

在塞罕坝人眼里,这棵落叶松是塞罕坝的精神之树。它凝聚了塞罕坝人忠于职守、艰苦奋斗、科学求实、开拓创新的精神。“渴饮沟河水,饥食黑莜面。白天忙作业,夜宿草窝间。雨雪来查铺,鸟兽绕我眠。劲风扬飞沙,严霜镶被边。老天虽无情,也怕铁打汉。满地栽上树,看你变不变。” 从第一代“六女上坝”的感人故事,到第二代“夫妻望火楼”,再到第三代大学生培育新品种,创新防火、防治病虫害等,这棵松树见证了几代创业者艰难跋涉的足迹,彰显了几代塞罕坝人甘于奉献、勇于拼搏、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实干精神。55年筚路蓝缕,塞罕坝人以钢铁般的意志,迎冰雪战风沙,造林不断护绿不止,终以滚烫的激情染绿了荒漠。

在塞罕坝人眼里,这棵落叶松是塞罕坝的传奇之树。从一棵百年的落叶松到如今百万亩苍茫林海;从最初369名开拓者,到如今近2000人的守业者;从沙尘蔽日的残破猎苑,到“河的源头、云的故乡,花的世界,林的海洋,珍禽鸟兽的天堂”,这棵落叶松见证了塞罕坝的绿色传奇。如今这段传奇并没止步,在张家口塞北、丰宁千松坝、围场御道口三地同时摆开了战场,复制塞罕坝的故事。到2016年,“再造三个塞罕坝”工程使得134万亩沙化土地得到有效治理,在首都正北方形成了一道宽约30公里、长约360公里的绿色生态屏障。

塞罕坝绿色传奇让“功勋树”成名,“功勋树”成就绿色传奇,其背后,起关键作用的是一代代塞罕坝人。每一位塞罕坝人都是英雄,每一棵他们植下的树都应该叫做“功勋树”。如今在全面小康的决胜阶段,在建设经济强省美丽河北的征程中,就让我们做塞罕坝上的那棵松,坚定信念,胸怀梦想,脚踏实地,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用对绿水青山的不懈追求,再造更多的“塞罕坝”,造就更多的“功勋树”,为京津阻沙源、为京津蓄水源,为河北增资源、为百姓聚财源,续写新的绿色传奇。


标签: {list.tags}
编辑:叶军

相关新闻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