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不是谍战剧,李易峰演的是梦想

2020-11-18 11:52:25 | 来源:新华网
--

导演王伟对李易峰塑造的角色定位是,“顾耀东是固执和善良的,内心有坚守,具有让人感动的力量”。

剧集充满了生活化元素。


2017年,《白夜追凶》以豆瓣9分收官,但导演王伟对悬疑推理题材没有留恋,转身投入了《隐秘而伟大》的拍摄。3年后,这部由李易峰、金晨、王泷正、牛骏峰领衔主演的年代剧开播。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该剧没有一上来就展开“隐蔽战线”激烈的敌我对决,而是徐徐铺陈上海弄堂里的烟火气息,刻画执拗善良的新人警察顾耀东磕磕绊绊、啼笑皆非的职场初体验。

一些带着谍战剧期待的观众因此感到疑惑:这到底是职场剧、生活剧,还是喜剧?王伟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这部剧有谍战元素,但不是谍战剧,他自己也很难定义——“就是讲大时代下小人物的生活生存状态,以及时代变迁对于小人物命运的改变”。王伟喜欢有情怀的故事,《白夜追凶》和《隐秘而伟大》都是,但他不想再重复拍过的类型。“我今年32岁,还得尝试几年拍新的类型。新的东西会让人兴奋,重复有时是会让人痛苦的。”

《隐秘而伟大》的每个重要角色,王伟都找到了心目中的第一人选,比如李易峰演顾耀东,王泷正演夏继成、牛骏峰演赵志勇等。他透露李易峰曾担心31岁能否演青涩的大学生;看《你是我兄弟》时发现的“小戏骨”牛骏峰,被他找来撑起戏份越往后越重的赵志勇。“赵志勇和顾耀东,他俩骨子里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是我们的梦想,一个是我们的现实。”

人物

顾耀东和赵志勇代表梦想和现实

目前剧集播出超过1/3,没有过多惊心动魄的谍战,王伟说后面也不会有很多。但人物却格外接地气——冒着傻气坚持“匡扶正义、保护百姓”初心的小警察顾耀东;表面上“信仰生活”混日子捞好处,其实是地下情报工作者的刑侦一处处长夏继成;随波逐流“薪水不少拿,闲事不多管”,但始终保有内心善良的赵志勇……他们都能有某个时刻,让观众找到自身的映照。

王伟说,没有人生来就是坏人。不少观众猜测后期会黑化的赵志勇,王伟认为他骨子里跟顾耀东是一样的人。就像一模一样的俩小白,被扔到了不同的原生家庭,由此造就了两人的差别。顾耀东在温暖的家庭长大,父母姐姐,包括弄堂的邻居都关爱他,没经历过真正的挫折,所以横冲直撞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说;赵志勇从小跟着单亲母亲从农村来上海讨生活,过惯如履薄冰的苦日子。他在警局端茶倒水,变得油滑,因为这样才能生存,但他始终没有丢掉骨子里的善良。“当他看到顾耀东,就像看到了自己。赵志勇理解顾耀东,但他自己做不到,所以很羡慕顾耀东。”

王伟形容这两人,就像梦想和现实——我们的梦想都是顾耀东,现实却是赵志勇。他透露,后期观众会觉得顾耀东做的事对赵志勇很残忍,赵志勇做的事对顾耀东也很残忍。“但他们俩都没有错,是那个时代的悲剧。”《隐秘而伟大》是一部原创剧集,导演可以决定人物的命运走向和结局,但王伟也有很多意难平。“前面得到多少欢声笑语,后面就会付出多少眼泪。前面这些人物在轻松的氛围里走进我的生活,后面出事我就会很难过。但喜剧的结局往往是悲剧,那个时代他们的故事很难不是悲剧。”

选角

李易峰担心演不了大学生

剧集开篇阶段,赵志勇在刑侦二处众多混日子的警察里并不起眼,对新人顾耀东有一份额外的善意和照顾。王伟透露,赵志勇越往后戏份越重,他担心一般人演不出来,于是想到多年前在一部剧里看到的“小戏骨”牛骏峰。“那部戏他戏不多,但当时我就觉得这小孩戏真好。《隐秘而伟大》是‘双男二’——夏继成和赵志勇。夏继成中间走了,后面赵志勇的戏太重了,得找一个演技好的。”

不止赵志勇,王伟看剧本时对主要演员的构想,都一一实现了。“李易峰、金晨、王泷正、牛骏峰……都是第一人选,反正也没有找过别人。”很多人好奇他怎么说服李易峰来演一个冒着傻气儿的新人警察,实际上他跟李易峰聊两次就定下来了。李易峰一度担心,以他31岁(2018年)的年纪能不能演刚毕业的大学生,王伟打消了他的顾虑:“我觉得你看着少年感挺强的”。他对顾耀东这个人物的分析也让李易峰有了共鸣——他在别人眼中“傻”,实际上不傻,只是他的世界别人不懂。

“双男二”之一、夏继成的扮演者王泷正,则跟王伟颇有渊源。王伟出道后执导的剧集,从担任B组导演的《心理罪》(邰伟),到《画江湖之不良人》(上官云阙)、《白夜追凶》(周巡)、《隐秘而伟大》(夏继成/白桦),每部都有王泷正。王伟眼中的王泷正,是个“很干净”的演员,拍戏时特别职业和专业。“他是一个我各方面都比较喜欢的演员,生活中跟戏里完全不一样。戏里他可以演脾气那么大的角色,但生活中是非常安静的一个人,现场不拍戏的时候就静坐在旁边。我对他也比较了解,知道他能把角色呈现出什么样。”

细节

老人与狗是隐秘而伟大注脚

《隐秘而伟大》播出后,剧中的很多细节让观众津津乐道,纷纷猜测是否导演和编剧埋的伏笔。比如父亲送给顾耀东的皮鞋、夏处长爱吃的烧鸡、福安弄不时出现的老人、板车和流浪狗……王伟透露,剧本到他手上的时候已经有90%以上的完成度,现在很多观众觉得有意思的人物细节和台词都是剧本一早就写好的,的确各有“使命”。

拉板车的老人和流浪狗,则是剧本之外王伟特意安插的一条隐线。那是一个在福安弄收泔水的老人,有一条相依为命的流浪小黄狗。每当有重情绪空镜的时候,老人就会和他的板车、狗一起出现。整部剧,没有一个角色和他对视过一眼,但他确实就活在那个世界里,最后默默无闻地死在了那个世界的黑暗里,也没有人知道。“他只活在我的空镜里,没有跟主线故事发生任何关系,他死的时候也是一个空镜。他就像你楼下工作了五年、十年的清洁工,你根本不认识他。如果有一天这个人死了,你也不知道他来过这个世界。”

这条隐线是王伟对“隐秘而伟大”的影像表达。他想表达的“隐秘而伟大”不是那些很牛的人,而是平凡的小人物,甚至主角顾耀东,也不过是小人物而已。“顾耀东最后找到了初心,找到了坚守的东西。他看到了那束光,成为了共产党,但他成不了夏继成那样优秀的谍报人员。”但这种小人物“忠于年轻时的梦想”的伟大,恰恰最能打动王伟。在他看来,德国诗人席勒的这句话是整部剧的核心,他要求每款物料都带上这句话。

标签: {list.tags}
编辑:刘艳梅

相关新闻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