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晰和他的伙伴们引领观众继续《听见美》

2021-01-06 10:18:52 | 来源:新华网
--

“表演艺术就是要聚集,这样台上台下才有气场,疫情就是和戏剧做对的,剧场恢复后的首场演出也是我们戏剧干的……” 一连两晚,《听见美——中外经典戏剧朗诵会》在保利剧院温暖上演,作为“听见美”系列四年来迎接的又一个新年,策划人兼导演濮存昕,在开场说了这样一番话。随后,他与黄宏、郭达、关栋天、徐涛、吴京安、赵岭、师悦玲、黄兆函等人,在白岩松的串场主持下,以八部经典话剧片段,让人们在掷地有声的台词中,感受到一份熨帖心灵的温暖。

从2018年开始,每逢新年的第二天,濮哥都会“雷打不动”地在保利剧院引领观众“听见美”。告别让戏剧遭受重创的2020,此次濮哥选择用自己最擅长的戏剧打开文学之门,“文字和语言虽然都是我们基因中的,但是影响别人的语言还是有一点修炼为好,演员如果没把语言说好是愧对这一行的。戏剧是文学语言美的一部分,我们将隐藏在角色后,以角色的名义去了解世界。”



条条纱幔装点的舞台诗意空灵,在多媒体的投射下,抽象的它们又如一块块极具切割感的幕布,正如濮存昕所说,“我们的舞台不仅能够令人‘听见美’,还要‘看见美’。”在白岩松的导赏下,《上帝的宠儿》《林则徐》《家》《上甘岭》的精华段落,以及此前曾与观众见面的《李白》《李尔王》《哈姆雷特》《白鹿原》的片段一一呈现。一如人艺68周年院庆的开场,濮存昕依然用英国经典喜剧《上帝的宠儿》中萨列瑞的独白为演出开场。他端坐轮椅上,身披破旧斗篷、头发花白,以略带神经质的口吻向世人讲述着自己作为一个道德高尚,严于律己,一心追求音乐极致的音乐家,是如何因为嫉妒之心,将莫扎特逼上绝路的。在他的娓娓道来下,这样一个背负原罪的角色,从某种程度上也获得了观众的谅解。

徐涛以浑厚富于磁性的嗓音演绎了李尔王的虚荣刚愎;吴京安以一口地道的陕西口音重现了《白鹿原》中暮年白嘉轩在鹿子霖坟前的深情独白;在话剧《家》中,赵岭、师悦玲动情诠释了曹禺先生改编巴金先生的《家》中那段被称作当代文学改编典范的“洞房中的内心独白”;《哈姆雷特》中,关栋天演绎了波洛涅斯充满哲思的人生忠告。

此外,《林则徐》与《上甘岭》两部全新大戏中的完整片段,也呈现了戏剧冲突的张力。黄宏在《上甘岭》中的山东快书,在铜板苍凉的伴奏下,显得无比动人悲壮。他表示,自己山东快书的师父高元钧,当年就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慰问演出团,《上甘岭》的部分细节正是对彼时场景的真实再现。濮存昕、郭达和关栋天的《林则徐》,将拳拳爱国心以剧作家笔下诗一般的台词文本,敲击着每一位观众的心。濮存昕表示,流放路上的林则徐孤苦伶仃,人生中本就稀少的知音,此刻却与自己天人永隔,这份悲痛有着穿越古今的力量,正所谓“言不尽意而长言之,长言之不足,而歌之、舞之、蹈之”。

两个小时的演出,观众在戏剧中游历古今,与不同时代下迥异的人生和命运相遇。正如濮存昕在开场时所说,“戏剧就是在舞台上看别人的事想自己的事,在这里你们会听见故事,听见故事中的人,也会看到一个由剧本形成的舞台,这就是戏剧的力量。”

标签: {list.tags}
编辑:刘艳梅

相关新闻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