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北去列车的窗口

我坐在北去列车的窗口



我坐在北去列车的窗口,

五十年前的1968再回首。

北京站相送人如潮涌,

叮嘱握别那上千双手。

中学生青春稚嫩脸庞,

激情燃烧却难舍离愁。

绿皮火车承载理想放飞,

送走同学又将自己送走。


我坐在北去列车的窗口,

学生时代恰似江水东流。

北京站开车铃声响起,

列车启动再望眼钟楼。

华灯初放的长安街,

呼啸而过文革春秋。

万家灯火京城古都,

隔窗远眺凭栏许久。


我坐在北去列车的窗口,

重阳节近恰是北国金秋。

家人和北京渐行渐远,

青春下站如边塞红柳。

车厢挤满人头攒动,

相逢调侃一瓶烧酒。

鋪位围坐倾心交谈,

查地图车往那里走。


我坐在北去列车的窗口,

山海关在身边飞快掠过。

东北平原沃土千里,

深夜报站已到锦州。

站台上商业叫卖,

灯光下夜晚如昼。

汽笛声传递思念无眠,

天各一方更牵挂难收。


我坐在北去列车的窗口,        

辽吉黑三省车轮滚滚过。

京津沪杭哈知青奉献,

北大荒历史见证成就。

晨曦中南飞的大雁,

列车上北去的洪流。

黑土地的落叶松白桦林,

乡村田野正值忙碌秋收。


我坐在北去列车的窗口,

兴安岭逶迤在三江源头。

内蒙草原画屏伸向天边,

齐齐哈尔嫩江大桥碉楼。

扎兰屯列车终点到站,

两昼夜历经期许前后。

血色浪漫报国情怀,

不同命运风急雨骤。


我坐在北去列车的窗口,

如同今后无数次的奔走。

阿伦河九年的知青岁月,

跃马奔驰豪情风采依旧。

几回回梦里归来,

还记得收获时候。

乡亲们村里热情聚拢,

滿桌东北菜大碗饮酒。


我坐在北去列车的窗口,

转眼2018年蓦然再回首。

我们与共和国命运同行,

知青分担过民族的苦难。

1700万年轻火热的胸口,

耳畔犹闻北国南疆风吼。

知青石铭刻历史,

两地情天长地久。



林小仲   写于2018年9月7日,五十年前的1968年9月7日,我们一千多北京中学生乘火车从北京出发,赴东北阿荣旗开始我们风雨兼程的知青岁月。仅以此诗记录当年,也送给回望文革中上山下乡五十周年的知青伙伴们。


精彩评论(0)

登录

请文明发帖,使用文明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