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读一小时: 米新江老师和他的“魔法学院”

2018-08-31 11:39:44 | 来源:廊坊传媒网
--

在廊坊师范学院,有一位大名鼎鼎的计算机老师——米新江。20多年前,由他领衔创办信息技术提高班,初衷只是为非计算机专业学生开辟“第二课堂”。那时候,没人会想到,这竟开启了一个传奇:如今的提高班已经办到十六期,目前400多名学生在这里学习,已“毕业”的近千名学生中,大多数人通过在这里的学习拿到了学士双学位,有的同时拿下硕士学位,而这里走出的毕业生起薪已经达到每月2万元……当初不起眼的提高班成为了很多学生眼中充满神奇色彩的“魔法学院”。

近日,记者采访到米新江,揭开他和“魔法学院”的神秘面纱,探寻传奇背后的故事。

不懂物理的 农业专家 不是好计算机老师

米新江,廊坊师范学院教授。 1985 年至今,从事计算机教育与技术研究工作,现任廊坊师范学院计算机基础教学部主任。今年55岁的他,已经迎来教学第34个年头。

我们偶尔会遇见一些人,他们是没有年龄感的,不是说保养得宜,没有白发或皱纹,而是他们周身上下散发着的那种旺盛活力,使他们看上去有一种超越年龄的力量感。米新江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米新江早年学的是物理专业,又是农业信息化专业硕士,如今从事计算机教育与技术研究,他的学习经历和人生跨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看作是对他教育和学习理念的一种注解。

在别人视若无睹的地方发现机会,有时候需要一种天真。1994年,米新江任教10年,学生组织同学聚会,他受邀参加。看着毕业10年的学生们竟没有什么长进,当年在学校学的知识早已经丢得七零八落,他们自己也没有知识迭代更新的动力,米新江觉得:所谓教书育人,不该如此。教育之要不在于传授给学生多少知识点去让他们应付考试,而是培养学习力,让他们有不断学习、不断成长的能力,从而把握自己的人生。

于是,米新江开启了自己的“试验田”计划,颠覆以往被动灌输式的学习,从“授之以欲,培养学生学习的兴趣;受之以愉,让学生享受学习的快乐;渔之以渔,学生自己摸索出捕鱼的方法”的角度充分挖掘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意愿和能力。

如今,20多年过去,原本只有寥寥几人参加的“机房志愿者”,已经发展成如今400余人的规模,米新江给学生们制定的“学习任务培养计划”已经丰富成厚厚一卷,开设课程达200门,学制也由原来不限时长变成现在的4年。一批批来自中文、生物、物理、化学、法律甚至体育、音乐等非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在这里完成一整套系统性的学习,他们“结业”后全部能拿到计算机自考本科学历,几乎都能获得中国计算机软件工程师中级职称,还有不少学生考上了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早在几年前,这里的“毕业生”起薪就已经过万,近两年来,已经达到2万元。

一人带400余学生,秘诀是领他们攀上巨人的肩膀

8月8日上午,记者参观了米新江的课堂。几百名学生分布在四五个大教室,每人对着一台电脑,有人认真地敲下一行行代码,有人带着耳机在看教学视频,有人三五个一组小声讨论着什么,也有人在看英文片……每个人的学习进度和学习内容、方式不尽相同,但看得出来,每个人的状态都很投入。

艰难迈过高考的“独木桥”,不少人把大学视作“由你玩四年”的休闲期,可是他们不同,早起晚睡,周末、寒暑假几乎都拿来学习,这样紧张的学习节奏比起高中阶段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与高考前夕的努力拼搏不同的是,那时候拼的是高考,于个人发展而言,却是一种无目标状态;而如今,学习于他们来说,是一种享受,他们对学习开始有了一种内在的诉求和动力。当学生个个“求学若渴”,老师作为领路人的角色,就不必是拖拽着一群人前行,双方在“拔河”中互相消耗了。

米新江说,最难改变的是观念和思想。无论过去在学校主讲计算机课,还是现在带400余人学习200多门课程,米新江很少讲课本上的理论知识,也不会代替学生处理、解决问题,他更多是传达关于人生和学习的一些理念,引导学生产生主动学习的兴趣,继而主动思考和尝试解决问题的方法。

如今的提高班早已不仅仅是一个第二课堂,它兼具社团和公司双重属性,可以说是一种新的“学习型组织”。提高班的学生,除了完成自己的学习计划外,还要轮流承担一些组织内的任务,锻炼沟通和管理等技能。高年级的学长、学姐和低年级的学生以一种“师徒制”实现教学相长。记者目睹了一组高年级学生为低年级学生进行项目验收的过程,这些学生言行间看上去已经很接近大公司职员,早已摆脱了“学生气”。

米新江说,这种教学模式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效,一方面是顺应了教育内在的基本规律,另一方面,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信息时代的发展。过去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更多拼的是知识储备,所以“预学式”教育为主流,就是为了将要遇到的问题提前学习某些知识,类似于“诸葛亮学成再下山”,当时,这也是最好的学习方法了;但是现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正在颠覆这一切,知识信息迭代迅速,人脑与电脑的存储能力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这就需要学习方式与时俱进。善用网络工具,迅速检索、学习然后解决问题的“即学式”学习,恰恰顺应了时代所需。

互联网上有海量的信息知识,如何找到你需要的内容,获取最优质、最前沿的学习资源,并尽快掌握、充分运用,做到这些,就“站到了巨人的肩膀上”。米新江正在做的就是教孩子们怎样找到并自己攀上“巨人的肩膀”,他的角色更像是一位“精神导师”。

都说“莫欺少年穷”,他先解决少年“穷”的问题

“没有年轻人没抱负。”米新江说。

老话总说“莫欺少年穷”,如今很多年轻人刚毕业也确实“穷”,领着三四千元的工资,衣食住行都是花费,“月光”是常态,不少人还需要家里贴补。经济尚且难独立,何谈梦想与抱负?米新江说,他首先就是要解决少年“穷”的问题,让他们“不要输在起跑线上”,一份相对优渥的薪资不正是年轻人更好的开始吗?

米新江说,他的提高班没什么门槛,如果说有,就一条,原则上不接收计算机专业的。这里的学生会通过自考来考取第二学位,考取职称,或考取硕士学位,但是考试从来不是目的,只是学生自我检验学习成果的手段。他看重学生“毕业”后的薪资待遇,是因为这是他们赢得更好未来的起点,也是因为这是对他们学习成果最现实的考验。

米新江从不替学生推荐工作,更是不允许学生在找工作过程中或工作后提及他,他让学生们自己凭本事去拿到想要的offer。

在这里,学以致用的精神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在食堂就餐,学生们开发了一套点餐系统,每天定时更新食堂当天的菜单,想要就餐的学生提前在线上点餐并完成支付,食堂根据点餐情况拿捏好菜量。到了午餐时间,学生一刷手机就能领餐,既方便快捷,又杜绝了浪费。据介绍,开发这套系统市场价位需要近百万,但在这里,只像是师生们的小游戏。尽管类似的系统有很大市场推广空间,米新江却并不急于把这些拿去市场“兑现”,他更看重的还是通过教育培养提升人的价值。

米新江本身就涉猎甚广,拥有上万册藏书和海量电子书,他也把快速阅读能力列入了每个学生的学习培养计划,与此同时,尽管计算机教育仍是主要方向,他却让学生投入大量精力学习英语。“如果不学英语,专注学计算机技术,学生的起薪会更高。可是语言一旦成为门槛,会限制‘视界’,只有拥有国际化视野,才能赢在未来。”米新江说。

“把问题放在现在,把成功放在未来。”米新江这句话影响了一批又一批学生,他说,他想为孩子们谋划的是一生的成长,而不仅仅是一份起薪尚可、赖以谋生的工作。

随着提高班的规模越来越大,有几个早期学员放弃三四十万的年薪,回来加盟老师的团队。这几年间,更是有不少之前“毕业”的学员时不时来“充电”,对他们来说,终身学习已经成为习惯。

时代释放的巨大红利就摆在人们面前,想要抓住机会,只有通过学习不断拓展眼界和格局,做时代的“弄潮儿”。或许,经济差异带来的不同经历、境遇会造成观念的某些局限,而教育就是要打破局限、震动思想,让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

“教育是唤醒,是点燃火焰”

在廊坊师范学院某教学楼内一个展览厅里,陈列着提高班学生们考取的一排排的职称证书、学位证书等,还有学生学习期间坚持定期写下的博客,印刷成一册册,书写着他们付出的辛勤汗水和心路历程。记者浏览了其中几册的封面标题,有《位卑未敢忘忧国》,有《我的青春不迷茫》,有《不忘初心,砥砺前行》……隐隐透露着那些孩子朝气蓬勃、昂扬奋斗的青春。

近两年,提高班还多了一个中学部。中学部目前有15个学生,都是初高中的年纪。这些孩子原本是分散在一些学校里的“问题学生”,因为网瘾等各种问题被退学。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被传统教育方式“抛弃”的孩子——尽管我们总说“有教无类”,但传统学校教育要实现“因材施教”也是难点重重。

记者来到中学部的时候,这些孩子身上却不见丝毫“问题学生”的影子,三四个学生围在电脑前认真地制作几何思维导图,旁边几个人有的在学英语,有的通过视频学习其他课程。这些孩子年龄不一,学习进度也不同,他们在这里学习后,将通过社会高考考取大学,届时也将检验出这种教学方式与高考碰撞的“效果”。

在廊坊师范学院正读大二的提高班学员郭倩说,她是音乐专业的学生,一次误打误撞试听了提高班课程,就被吸引了。目前,她跟就读影视文学专业的男友一起在提高班学习。她认为,在这里学习对人最大的启发在于变被动学习为主动学习,她感受到的自己最大的改变不仅仅是知识技能上的,更是思想观念上的。“这里的学习经历颠覆了我的未来规划,原来觉得自己将来就是做音乐老师,或是找一间琴行工作,但是现在觉得,做什么都可以,不再有发展边界。”

米新江说,教育是唤醒,是点燃火焰。

的确,对于焦虑和迷茫,学习是最好的答案;而人生不设限,是关于教育和学习最好的答案。




标签: {list.tags}
编辑:杨光笑

相关新闻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