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昕:“我到了60岁才接上了他的气儿”

2019-10-29 08:46:37 | 来源:北京日报
--


濮存昕对于是之满怀敬意。 史春阳摄

“于是之离开我们快七年了,朋友们对他塑造的人物形象没有忘记,这是对他一辈子努力的回报。”在日前举行的《我和于是之这一生》新书首发式上,于是之的夫人李曼宜通过大屏幕再三对观众、读者说着“谢谢”。

《龙须沟》中的程疯子、《茶馆》中的王利发、《青春之歌》里的余永泽、《丹心谱》中的丁文中、《洋麻将》中的魏勒,于是之留下这些经典形象,于2013年1月20日永远离开了大家。

现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编剧郭启宏回忆道,“我写《李白》,可以用一句话概括,于老师是《李白》不署名的作者,很多重要的意见都来自他。”在郭启宏眼里,于是之不管在业务上,还是人品上,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是思想家,也是哲学家,平时谈及诸如莎士比亚的问题,他都是自然流露出来,从来不是卖弄。

“不同时代总是有人尖子,于是之老师无论如何是我们这行至高无上的典范。”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濮存昕说,当年在人艺跟于是之较劲的也有,毕竟人艺大家云集,但隔代演员对他只有敬仰。

濮存昕还谈道,自己年轻的时候还不明白他的“厉害”,到四五十岁后,才真正明白他的“厉害”。濮存昕透露了一个细节,人艺演员们看着老《茶馆》的录像,宋丹丹发出了感叹,“于是之老师真是伟大。”濮存昕说,《茶馆》一开场别人全使招,于是之不使招,帮衬得那么服帖,那么恰到好处。“我感觉到了60多岁终于能接上他的气儿,模仿着他,每次排戏都觉得还有一大堆问题,但大家真正聚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还有一股气在。”濮存昕说,这股气是于是之老师给过来的,这是一股做人为艺的气。记者 路艳霞

标签: {list.tags}
编辑:纪琦

相关新闻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