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琪峯:我的下部电影还是向佐演

2019-11-13 08:48:22 | 来源:新京报
--

杜琪峯此次身兼动作导演,指导向佐的综合格斗戏份,亲身示范“每个动作里都有戏”。


由向佐、王可如主演的《我的拳王男友》是导演杜琪峯和韦家辉时隔多年再次携手创作的一部爱情电影。该片于上周五上映后,据猫眼专业版显示,截至发稿前,该片上映5日,累计票房刚过2000万,惨遭同档上映的《受益人》《决战中途岛》碾压。口碑方面更是两极分化严重,豆瓣评分4.8。由于杜琪峯的“银河映像”长期与中国星电影公司合作,而影片主演向佐正是中国星老板向华强之子,因此有不少关于“影片是否是杜琪峯还人情”的质疑和争议。对此,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杜琪峯、编剧韦家辉、主演向佐,与他们聊一聊关于影片台前幕后的真实故事。

类 型

“杜韦”爱情片求新求变

在杜琪峯和韦家辉看来,这是一部针对当下青年的电影,他们想呈现出一种新的“杜韦爱情片”,整个剧本打磨了两年多的时间,改了十几版,也推翻过之前的很多假设,是对男女感情戏的一种全新尝试。很多人都说《我的拳王男友》是为向佐量身打造的,但这个说法向佐并不赞同,虽然片中主角鲁虎做的事情:格斗、拳击都是向佐一直在尝试也坚持的演绎方向,向佐说:“两位导演这么有名也颇有地位,他们不需要特意为一个人去写一个剧本。在这个项目里面他们自然布了很大的局,除了我的角色,电影里很多角色都有自己的特色,他们只是想把我的强项显示出来。但最主要的目的是去挑战、尝试既有打斗又有歌舞的新男女系列。”

动 作

向佐被揍昏还继续打

从2010年开始,向佐就开始筹备这部影片,进行了为期六年的专业培训,向佐回忆说,“每天八个小时功夫体能练习,三到四小时的表演训练,一直持续六年,杜导从来不会告诉我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在这期间我也有着急、也很焦躁,后来发现只有安静下来,思考为什么自己达不到要求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直到2017年,杜导才告诉我,来吧,我们可以拍了。”向佐感叹,拍杜导的戏,一等一练就是十年。此次,杜琪峯还挂名动作导演,如何拍杜琪峯的动作戏,向佐直言:“他的要求是动作里要有戏,我每一场在擂台上的情绪,要带着怎样的表情去打,你要应付的不只是对手,而是全场各个角色,在你被打晕的过程中,你还不能忘记表演。”

最后一场戏,向佐同一天脱臼了三次,也出现过被击倒昏迷数十秒的意外状况,但仅是休息了五分钟就重回拳台,杜琪峯表示:“在个人动作方面,向佐投入了许多时间。我们参考了许多综合格斗(MMA)的比赛。大家对打时受伤是必然的,向佐、武师、其他工作人员都有过受伤,但没有办法,总会付出受伤的代价。”

人 物

在新尝试下看看效果

在韦家辉的剧本里,男主角鲁虎是一个有很多缺点的人,他爱说粗口,不懂温柔,动不动就动粗,但他有一个优点,什么事情都在为别人考虑,“他的人生都在帮别人,包括杜小鹃、他的师父马青、师弟们,甚至是他追债的人。我这样写只是想让这个角色更立体,能随时带出正面讯息。”作为香港电影的金牌编剧,韦家辉表示自己此次的挑战就是要把人物塑造好,让他变得独特、有质感,无论是什么主题和套路,最重要是给观众带来新鲜感。向佐也表示:“两位导演太有经验了,如果我演的时候用力过猛他会让我收,不够会让我加,他们对电影特别严谨。”

杜琪峯说,虽然向佐和王可如的表演没有一百分,但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我跟韦家辉希望这部电影跟我们以往的作品不同,尽量避免选用过往合作过的演员,在新尝试下看看我们的合作会产生什么效果,因为适合,所以要找新人,这次演出是新演员初期的表现,希望大家可以给予空间。”

■ 向佐回应

拍戏时候还不认识郭碧婷

新京报:结局鲁虎、杜小娟都赢了比赛会不会太理想化?

向佐:其实,每个人都为了梦想生活,如果最后我们都输了,梦想就破裂了,对观众来说,那就太残忍了。其实韦家辉导演还是想传达追梦的激情,每个人都带着梦想,大团圆比较会传达这个信息,不是说故意理想化。

新京报:怕不怕别人对你的演技挑刺?

向佐:我当时是尽了力,没有后悔。像《封神传奇》,虽然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但我觉得很失败。所以这次我就很谨慎,这个阵容完全是全新的,也没有大咖。我觉得如果观众看的时候不跳戏我就满足了,说明我们做的事情是对的。

新京报:很多人认为你经常因为感情、综艺上热搜,是借热度宣传电影?

向佐:真的没有,我是先拍完电影,才认识郭碧婷。拍戏的时候还不认识她,她也没来探过班,这个电影不是因为我上了几个综艺,有了热度才上映的。

■ 杜sir释疑

制作规模大了,我的思考却慢了

新京报:是什么契机拍摄《我的拳王男友》,有人说是在给中国星还人情,你如何看?

杜琪峯:

我跟中国星的关系是在2000年担任该公司的营运总监开始,另外一直都跟中国星合作拍摄多部电影。我觉得我们的渊源,不管有没有制作,在这些年来我们都保持着紧密的关系。有人说这是在给中国星还人情,其实我跟中国星从来都不是一种需要还人情的关系,因为基本上大家彼此都已经有一份人情存在,如果向(华强)先生要我做的时候我也必须会做,因为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他也是一个对我很好的老板。

新京报:这次回归爱情片的制作,有什么新鲜感?配乐也很精彩,和金培达合作如何?

杜琪峯:这次我和韦家辉都决定不用当红的明星来参演,因为这是一部有关年轻人的电影,我们希望选用一些新人来出演,这样才会有真实感,片中的对象就是时下的年轻人。在剧本创作上,韦家辉一直是写爱情故事的能手,所以我们就沿用一直以来的创作方式,即是他的创作、我的导演。我跟金培达合作过很多次,大家已有很多沟通基础,不需要太多特别的交流,只要一合作,大家就会知道大家想要什么,他也会常常到拍摄现场跟我沟通。

新京报:电影里不少情节让人看到了杜琪峯电影的影子,也让人想起了《柔道龙虎榜》,这部电影在杜琪峯电影里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杜琪峯:其实这部电影跟《柔道龙虎榜》可以称得上是有一些关系,两部电影也是有关两个年轻人追求梦想的故事,当中同时也有励志和爱情的元素。

新京报:最近还在创作什么新作品?现在拍戏节奏越来越慢,是出于什么考虑?

杜琪峯:最近我在拍摄一部比较个人化、有多一点杜琪峯风格元素的电影,这部电影也邀请了向佐出演,他在里面演一个反传统的卧底。至于现在拍戏越来越慢的原因是制作环境的转变,制作规模大了,需要的程序又多,而我自己的思考又慢了。


标签: {list.tags}
编辑:纪琦

相关新闻

精彩评论:0

登录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